为孩子择校,他花了10多万

  李先生家住海曙段塘,昨天早上看到本报报道后,打进了本报热线,向记者讲述了他为儿子择校的故事。

  我是做生意的,经济条件还行,只要在能力范围内,总想给儿子最好的。

  按照学区划分、就近入学原则,我儿子小学应该到段塘的学校读。但海曙的好学校多,名气大,我就想把他送到海曙去读。

  从他读幼儿园中班开始,我就张罗择校了。

  求爹爹告奶奶,托了各种关系,最后算是找到点门路了,交了五位数的“赞助费”,把孩子送到了一所重点小学。

  小学是这样,初中高中也是这样。

  前前后后,光为了孩子择校,我就花了10多万,还欠下了一堆人情。

  李先生说,现在,儿子快高中毕业,大学“择校”难度太大,力不能及,但他已经办妥了儿子的出国手续,打算送他到国外深造。

  “取消择校费是件好事,但最终如何执行未必能如众人所愿,每年教育部门都在提不能收取择校费,但最终的效果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如果能用钱"买"到一所名校,我想很多家长都愿意出这个钱。”电话里,李先生显得有些无奈。

  小学择校难,但初高中择校更难。因为初高中择校,除了高昂的赞助费,对于学生的学习成绩,也有一些硬性条件。

  于是,初高中阶段,为了帮孩子择校,很多家长需要付出更多的金钱和精力。

  家住鄞州的傅女士,对此深有体会。

  儿子上小学时,我错过了择校,一直觉得对不起他。

  我想,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,既然起跑线差了一档次,上初中时一定加把劲。

  儿子读小学没多久,我就替他选好了一所重点初中,托熟人,铺“路子”,研究择校办法。

  很快,我把关系都搭好了,“赞助费”也都准备好了。

  不过,上那所初中有一定成绩杠杠。我怕儿子成绩够不上,在他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就把证券公司的工作辞了,在家当“全职保姆”陪读,监督他学习。

  这一下子就过了5年。不过,好在儿子最终如愿以偿,进了那所重点中学。

  择校吃的苦头,好比杨利伟上太空

  市民程先生的孩子目前就读于海曙区一所较有名的小学读五年级。

  昨天下午,记者在学校门口拦下他,聊起了择校的话题。

  程先生说,自己孩子就是“择校”的,为了上这所小学,他吃尽了苦头,“比杨利伟上太空还要辛苦。”

  程先生一家从儿子读幼儿园中班开始择校。

  一开始,他们也是到处托人找关系,可没路子,到处都碰壁。

  无奈,程先生和老婆只能将目光瞄向学区房,一有空就往中介跑。

  可小学周边的小套型早就被抢购一空,大户型又太贵,两口子实在买不起。

  “儿子的学校一天没着落,我和妻子就没一天能睡个安稳觉,把能托的关系,能找的人,都找了个遍,也解决不了。”

  幸运的是,在一次老乡聚会上,程先生的一个老乡通过自己的关系,帮程先生在学校周边找到一套小户型。

  “我算是幸运,还有很多家长,托了关系也进不了,才是真的伤心。”程先生说。

  “什么样的学生才有资格成为余额分配中的一名?摇号又将采取哪一种方式?如果这些概念不一一明确,造成的后果则会比以前收取"择校费"时更乱,这对那些抱着希望、以为可以公平竞争的家长来说,又将是一次失望。”鄞州区某小学老师

  余额实行摇号分配,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问题该如何解决?他们是不是也可以同等参与竞争?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

  买学区房其实就是变相的交择校费,有钱的人,不能通过交钱择校,那就选择买学区房,多贵都可以。对这些人来说,政策的限制就起不到任何作用。江北一校长

  “择校费”,不能说的秘密

  公办学校收“择校费”,这个问题已经存在十几年了,并且一直饱受诟病。

  然而,“择校费”这三个字,却始终遮遮掩掩,不能出现在阳光下。

  在记者采访时,一提起“择校费”,不少家长们显得很迷惑,说到孩子跨区上学额外交的那笔钱,才算明白过来。

  “我们只交"赞助费",没有"择校费"。”家长们解释说。

  据了解,目前,宁波小学“择校”,这笔“赞助费”的价码一般是8000元起步,而且会随着学校教育质量的好坏相应上浮。

  在入学特别难的名校,这笔“赞助费”甚至会涨到10来万。

  不过,由于所托关系的不同,同一所学校,同一个年份,“赞助费”的价码也会有非常明显的浮动。

 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长告诉记者,在自己儿子班上,有许多孩子都是通过择校的方式进入小学,但家长们到底缴纳了多少“赞助费”,彼此都心有灵犀,不会互相打听。

  长久以来,择校费除了当时家长和学校,公众应有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被漠视。

  2011年初,广州两会期间,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对此提出质疑,激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应。

  随后,广州市教育局公布了2010年中小学“捐资助学费”和择校费的收取数字。有教育界人士呼吁,在主动信息公开的同时,更要对“择校费”使用政策作出变革,相关部门应放弃名校带来的既得利益,选择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好政策。

  这一次,浙江走在了全国的前列。“取消择校费”和“摇号择校”对于推进教育公平和教育资源的良性配置,影响深远。然而,究竟推行得怎样,还需要我们耐心等待。